瀏覽: 616|回覆: 3

二零一七年(民國一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 香港足球新聞

[複製連結]

612

主題

612

主題

3074

積分

超級版主

Rank: 8Rank: 8

積分
3074
發表於 2017-11-13 06:55: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主題最後由 v1c70ry81773r 於 2017-11-13 08:40 編輯

<蘋果日報>

明鬥黎巴嫩中場決勝
港足試陣望搶三分

【2019亞洲盃外圍賽 第三圈(B組)】香港足球代表隊昨午冒雨,為周二對黎巴嫩的亞洲盃第三圈外圍賽備戰,教練金判坤再次試陣,估計港隊將派遣上場友賽巴林的陣容,挑戰已出線的勁敵,希望可達主場搶三分的目標。

經過前日的恢復訓練,港足昨午繼續備戰對黎巴嫩的關鍵戰,金帥操練前先與中場黃洋及黃威密斟,再視察場地後,球員始開始熱身,之後即排安排演練周二對黎巴嫩的陣容。

上場友賽巴林對辦
金帥最初排出的正選陣容與上周友賽巴林一樣,守門員葉鴻輝;後衞列斯奧、羅素、艾里奧;中場徐德帥、黃洋、黃威、陳俊樂、丹尼;前鋒是佐迪及麥基。之後,港隊轉換多個不同人選觀察不同配搭的效果,包括將辛祖及林嘉緯安排在中場,亦試過由原先的3-5-2改為4-3-3陣式等,港隊餘下訓練時間集中在攻守的角球及死球上。

事實上,金判坤上周友賽巴林的首60分鐘,主要用作觀察主力的表現,並以此決定對黎巴嫩的人選,而港隊對巴林由開賽到陸續換出球員前,與整體實力或略低於黎巴嫩的巴林做到互有攻守,當中以黃洋拍陳俊樂,配以黃威的中場線,攻守效率甚高,令港隊的運作算是近期中較理想的一場;金帥賽後表示需翻看賽事,並進一步分析港隊各項數據,相信教練團經過分析後對球隊的表現亦感滿意,暫傾向以對巴林的人選挑戰黎巴嫩。

港隊經過連續三課閉門訓練後,今晚賽前最後訓練將在比賽的大球場適應場地,為周二晚對黎巴嫩的出線關鍵戰作最後準備。

黎國教練:強陣出戰
至於黎巴嫩昨晚同樣冒雨備戰周二晚賽事;雖然這支西亞隊已出線,但未有因此放鬆,操練過程相當認真,教練拉度洛域除安排球員進行強度頗高的11對11分隊賽,亦再次練習兩路側擊的傳中攻門。

拉度洛域早前在新加坡友賽時受訪時透露,球隊在早前的四場外圍賽,大概只起用14名球員出戰,而上場友賽新加坡則派遣隊內較少上陣的球員落場,以觀察其表現,此戰對香港將強陣出戰:「帶領黎巴嫩三年,我們非常努力改變球隊,現在已擁有出色球員。」


再鬥北韓 大馬盡力而為

【本報訊】馬來西亞今晚八時正在亞洲盃第三圈外圍賽B組於泰國的中立場,有隊長沙菲復出,希望能爆冷擊敗北韓,以保一絲出線希望。

馬來西亞上周五在這組的補賽,於泰國中立場以1:4不敵北韓,四戰後只得一分,雖數字上仍有機會出線,但首要是此戰擊敗北韓,以及最後一戰作客挫黎巴嫩,還要望港隊周二對黎巴嫩輸波,難度極大;該隊上場大敗予北韓後,不少大馬球迷對球隊的表現深感失望,令該隊的葡籍教練維加達受壓,而該老牌教練亦準備此戰安排隊長沙菲正選領軍,望加強球隊的攻守聯繫。

維加達賽前表示,球隊只有少於72小時備戰:「球員在主場代表馬來西亞出戰,任何人如沒決心是不會獲派落場,上場對北韓的表現及態度,與作客香港比較是令人失望的。」

北韓上場大炒馬來西亞,目前四戰得五分,並憑較佳對賽入球暫領先香港排第二,故今場作客勝負極關鍵,如全三分,最後一輪主場迎香港,和波便足以取下2019年的亞洲盃入場券。

另外,北韓的挪威教練安達臣表示,上場大勝是球隊在外圍賽的首捷,定可加強球員今晚再鬥大馬的信心。

記者:曾雁平


倘立法前現大規模辱國歌行為「可加一句上去」
梁愛詩指立會有權設追溯期

【《國歌法》殺到】
【本報訊】人大常委會通過將《國歌法》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後,特區政府正展開本地立法工作。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昨指出,若然《國歌法》進行本地立法前,出現一些大規模、無法控制的侮辱國歌行為,立法會有權在立法時「加一句上去」,令《國歌法》變成有追溯力。有法律界議員批評梁愛詩的說法純屬靠嚇,強調刑事法律不可以有追溯力的基本規定,言論製造社會矛盾。

記者:林俊謙

梁愛詩昨出席一個論壇後,被問到《國歌法》本地立法應否設有追溯期時,稱與特首林鄭月娥一樣,認為國歌法應該無追溯期,但主動補充指,「如果有人真係大規模咁樣,喺立法前都做呢啲(侮辱國歌)行為,我相信立法會係有權喺提交草案時,如果需要的話,係可以有追溯力」,指屆時立法會只需加一句上去即可,但最終是否設追溯期,「咁就要睇吓大家呢個期間啲行為係點」。

認為毋須白紙諮詢
問到近日有球迷在香港主場比賽時噓國歌,是否已達須設追溯期的嚴重程度時,梁則稱:「我覺得到目前為止,呢個情況都係可以控制。」但指《國歌法》和《國旗法》一樣,在有需要保障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和秩序下,政府可以對言論和發表自由作出限制。她又指,白紙草案諮詢只是一種形式,「我唔覺得呢個法例要用白紙草案形式去諮詢,我唔覺得有咁嘅需要」。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昨出席公開活動時,回應政府是否不會就《國歌法》進行白紙草案諮詢時,反指社會現時是過份聚焦《國歌法》本地立法的諮詢問題,指不是每一個議案都要公眾諮詢,並指政府透過立法會聽取民意「已經係一個好適當嘅平台」,稱相信立法會屆時一定會舉辦公聽會,所有巿民有權在公聽會表達意見。

公民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批評,梁愛詩的言論純屬靠嚇,說法完全違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5條及實施該條款的《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2條,強調刑事法律不可以有追溯力的基本規定,認為對方不應再發表製造社會矛盾、引起社會恐慌的言論。

本身為資深大律師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接受《港人講地》訪問時則指,《國歌法》是全國性法律,已經是香港法律一部份,港人應該尊重法例,又指外界列舉出很多例子,如在洗手間、吃飯、駕車時當國歌奏起,就要放下「工作」並肅立等都無事實根據,只是誇張推測,認為以這些例子反對是不公平及不理性。


<成報>

梁愛詩:立會有權加入《國歌法》追溯期

【本報港聞部報道】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昨日指出,《國歌法》即將進行本地立法,本不應有追溯力,但警告若有人在《國歌法》本地立法前出現大規模侮辱國歌情況,立法會有權在政府提交《國歌法》立法草案中加入追溯期,追究立法前的行為。

認為情況仍然受控
全國人大常委會早前通過將《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之後,上周香港對巴林的足球友誼賽中,再有球迷在播放國歌時發出噓聲。梁愛詩昨日表示,香港的刑法雖然通常也沒有追溯力,但以往亦有增設追溯期的相關例子,故立法會在立法時,有權列明《國歌法》在立法前何時生效,但她強調要視乎事件的嚴重性以及對社會影響是否很大。不過,梁愛詩認為目前噓國歌的情況仍然可以控制,至於有立法會議員要求政府用白紙草案形式就立法諮詢公眾,她則認為沒有這樣的需要。曾任保安局局長的新民黨議員葉劉淑議則認為,普通法下一般罪行很少設追溯期,而且檢控舉證不容易;公民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亦指出刑事法例不能夠有追溯力。

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林健鋒昨出席公開活動時表示,《國歌法》本地立法愈早進行愈好,不希望審議時有議員進行不理性的「拉布」,他相信市民會理性分析,知道何時要嚴肅尊重國歌。對於早前在球場上有人噓國歌,他認為是因本港國民教育做得不好,希望市民多認識相關法例和國歌,《國歌法》雖未完成本地立法,但希望市民不要誤解以為本地做甚麼都可以。另外,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認為唱國歌是自然的事,若有人堅持不唱,反是違反社會常態。


<明報>

梁愛詩:現嚴重侮辱行為 國歌法可加追溯 張達明反駁 批忘人權法原則

【明報專訊】內地《國歌法》將在本地立法,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昨回應再有球迷在立法前於球賽上噓國歌,稱若立法前出現大規模侮辱國歌的行為,是有權在立法時加入追溯期,並稱不認為國歌法立法須以白紙草案形式諮詢。港大法律學者張達明反駁,《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列明刑事罪不具追溯力,質疑對方「無做律政司那麼久,不知是否忘記了這個基本原則」。

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昨出席活動後,被問及政府是否不會就國歌法作公眾諮詢或推出白紙草案,他形容「大家過分聚焦在諮詢」,強調政府在立法過程會吸納市民意見,「是否執著用諮詢的字眼,其實是沒有必要」,又稱據以往經驗,政府在立法會會就公眾關注的草案舉辦公聽會。

梁:草案可指明何時生效
曾任律政司長的梁愛詩昨在另一活動回應國歌法,稱若國歌法本地立法前出現大規模侮辱國歌行為,而這些行為是很嚴重、不受控和有很大影響,立法時草案可指明法律是從何時起生效;她又說本地刑法通常沒有追溯力,但「以前有這樣的例子」,惟未有舉出實例。

梁愛詩補充,現時噓國歌的情况是可以控制,而若有人在立法前侮辱國歌,但造成的傷害不大,相信政府不會採取行動,在草案加入追溯力。

根據《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2條,刑事罪和刑罰沒有追溯力,「任何人之行為或不行為,於發生當時依香港法律及國際法均不成罪者,不為罪」。張達明強調,若刑事罪具追溯力,是必然違反《基本法》(基本法列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則將公約適用範圍納入本地法律)。

楊鳴章:堅持不唱國歌違社會常態
另外,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昨出席另一活動後形容,作為國民唱國歌是「很自然的事」,毋須把事情看得太過緊張,但若堅持不唱,「根本是違反社會常態」,又說相信不會有香港人否認自己是中國人。

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周四將訪港出席基本法研討會並發表演說,教育局邀請學校安排收看。楊鳴章表示,他沒有指令所有天主教學校觀看有關直播,自己作為主教不會嚴厲掌控一切,會讓學校視乎時間、空間和日程自行決定。

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就在facebook反駁楊鳴章,反問什麼是「常態」?「由你主教話事?我相信主權移交20年,有八九成香港市民都無正正經經唱過成首《義勇軍進行曲》。乜嘢至係常態?」


<大公報>

梁愛詩:《國歌法》可設追溯期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昨日表示,若在《國歌法》本地立法前,出現大規模侮辱國歌行為,立法會有權在《國歌法》訂明可以追溯。她又認為,毋須就《國歌法》以白紙草案形式諮詢公眾。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亦表明,《國歌法》本地立法期間會吸納市民意見,強調非每個議案都需公眾諮詢。另外亦有多名本港知名人士支持《國歌法》本地立法,相信可在尊重國家尊嚴與表達自由之間找到平衡點。/大公報記者文軒

毋須白紙草案諮詢公眾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將《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之後,本港上週四再發生球迷噓國歌事件。梁愛詩昨日出席活動後被問及有關《國歌法》本地立法是否會設追溯期的問題,她表明:“通常我們的刑法是沒有追溯力,但以前亦都有這樣的例子,不希望有人在草案提交至草案通過期間,做一些違法行為,當然要視乎影響有多大。行為會影響社會的話,我相信立法會有權加一句,法例可於何時前,即立法之前可以生效。”梁愛詩又認為,毋須就《國歌法》以白紙草案形式諮詢公眾。

張建宗表明,現時並非每一個議案都需要公眾諮詢,當局在《國歌法》本地立法過程當中,一定會吸納市民意見,立法會亦會舉辦公聽會,所有市民都有權去表達訴求,無必要執著于諮詢的字眼。

楊鳴章:唱國歌是自然的事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直言,作為國民,唱國歌是自然的事,不用將事情看得太過緊張,亦相信不會有香港人否認自己是中國人,若有人堅持不唱國歌,反而是“違反社會常態。”他説,迴歸後,已有不少天主教學校教唱國歌,學生在升旗禮時亦會起立。

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指出,《國歌法》已經是香港法律一部分,雖然暫未有本地立法,但“不代表不應該尊重這條法例,特別是這條法例的背景精神。”他引述外界一些反對的例子,如在上洗手間、吃飯、駕車之時,聽到國歌奏起就要肅立,認為並無事實根據,只是“誇張推測”,不符合《國歌法》,用這些例子反對既“不公平”也“不理性”。他強調,“尊重國家尊嚴與香港表達自由之間,劃出適當平衡,是必要的。”他相信《國歌法》可找到平衡點。

行政會議成員、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林健鋒表示,《國歌法》本地立法愈早愈好,不希望審議時有議員進行“拉布”。對於噓國歌事件,他認為,是由於本港國民教育做得不夠好,作為中國人要發自內心尊重國歌,希望市民有更多相關認識。


慎防利用球迷挑起政治事端

上週,《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後,在港進行的首場國際足球友誼賽上,繼續有球迷噓國歌,由於仍未進行本地立法,相關行為目前未受法律約束,卻讓足總或再次面對亞洲足協的處罰,日後的國際賽隨時要閉門作賽,兼遭亞洲足協罰款。直接受到傷害的,不僅是愛港隊的球迷不能入場為港隊打氣,港隊亦失去主場球迷支持之利。

少數球迷的不文明、不尊重國歌行為,根本不是為了支持港隊,只是利用電視直播體育賽事的機會,散播“港獨”及分離主義意識。

國歌代表國家,即使是歐美國家也不會有人噓國歌。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昨日指出,作為國民唱國歌是自然的事,若有人堅持不唱國歌,反而是違反社會常態。

正正是如此常態的事情,《國歌法》本地立法竟然引起反對派這樣、那樣的擔心,提出千奇百怪的假設性行為,質疑《國歌法》執行的可行性。説白了,根本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若非有人心中有鬼,企圖及意圖利用奏唱國歌場合,宣揚分離及“港獨”意識,又何須懼怕《國歌法》本地立法?

《國歌法》本地立法的過程,必然出現某些人利用各種藉口,拖延立法。社會上仍會有人趁立法前的“真空”期,繼續他們不尊重國歌的行為,但這都無礙《國歌法》最終在港立法。

《國歌法》本地立法過程如同一面照妖鏡,對《國歌法》本地立法的態度,顯示出某些人稱自己是中國人,聲稱認同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轄下的特別行政區,實際卻陽奉陰違,講一套,做一套。《國歌法》本地立法,好戲還在後頭,是人是鬼,趁此機會可看出其真面目。蔡樹文


<文滙報>

若有人瘋狂辱國歌 立法可增設追溯力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文森)日前再有球迷在足球賽事中集體噓國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昨日出席「全球化智庫」成立儀式後表示,不希望有人趁國歌法本地立法前的空檔,做出侮辱國歌的行為,因為國歌是國家的象徵,應該受到尊重。她指出,雖然認同國歌法不應該有追溯力,但如果有人在本地立法前進行大規模侮辱國歌行為,相信立法會有權在政府提交國歌法立法草案後,為相關條例增設追溯力。

梁愛詩:視事件嚴重性
至於是否需要因應噓國歌的行為,為國歌法設立追溯期,梁愛詩指要視乎情況而定。她說,雖然香港一般刑法並無追溯力,但過往曾有例子,列明立法前何時生效,目的是不希望有人在草案提交至通過期間作出違法行動,指是否要設立追溯力,應該視乎事件的嚴重性及相關行為是否影響社會。

對於日前有球迷在球場噓國歌是否屬嚴重,她指出,目前情況仍然屬「可以控制」的範圍內,呼籲市民以看待國旗法的方式看待國歌法。她強調,自己並非建議立法會加設追溯權,只是指出對方有權這樣做。她並認為,沒必要就國歌法進行白紙草案諮詢工作。

張建宗:非每個議案也諮詢
另外,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昨日出席一個公開活動後表示,社會過分聚焦於諮詢問題,是否執着用「諮詢」字眼其實是沒必要,現在不是每個議案也要公眾諮詢,諮詢的目的是政府想聽大家意見。他指出,最重要是政府的信息是否清楚讓市民明白。

林健鋒:立法愈早進行愈好
立法會議員林健鋒在同一場合表示,國歌法立法愈早進行愈好,不希望審議時有議員進行不理性的拉布,他相信市民會理性分析,知道何時要嚴肅尊重國歌。

對於早前在球場上有人噓國歌,林健鋒認為是由於本港國民教育做得不好,作為中國人要出自內心尊重國歌,希望市民多認識相關法例和國歌。至於執法問題,林健鋒認為法官及警察都十分專業,會理性分析每一宗個案。雖然國歌法未完成本地立法,他希望市民不要誤解以為本地做什麼都可以。

譚志源:尊重國歌是應有之義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前局長譚志源認為,尊重國旗國歌是應有之義,相信國歌法是針對故意侮辱國家的行為為主,指國歌法已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根據香港法律體制,需進行本地立法。他相信執法會否出現問題在於法例是否清晰,及廣大市民是否清楚了解法例的要求,相信特區政府會與社會互動以吸納意見,指現時需要加強社會教育,令市民認識國歌及其歌詞含意等,令大家都知道尊重國歌是應有之義。


【建港者營】尊重國歌 體現人心回歸

近年一些滋事分子在奏國歌時作出各種侮辱行為的事屢見不鮮。因此,有中央官員指出在香港實施國歌法具迫切性和現實重要意義。終於,全國人大常委會近日通過將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由本地立法實施。

雖然本港已有《國旗及國徽條例》,任何人蓄意及公開侮辱國旗和國徽,即屬犯法。不過,少數滋事分子鑽法律空子,為了達到損害國家和民族尊嚴的不良意圖,竟作出各種侮辱國歌的行為,如在奏國歌時蓄意發出噓聲。國歌與國旗、國徽一樣,都是國家的象徵,通過制訂法例來確立國歌的法律地位,一方面是懲處一些人對國歌的不尊重行為。另一方面,市民大眾能夠尊重國歌、了解國歌,其實也是人心回歸的一個重要體現。

市民認同國歌法早制訂落實
國歌法雖已獲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但仍要經過本地立法程序,才能全面落實。反對派往往覷準市民對立法的一些疑慮而危言聳聽,誇大違法的可能性,譬如說駕車路過奏國歌的地方要停車肅立、唱國歌走音屬違法等,非要令市民擔驚受怕不可。政府應本着《國歌法》的立法精神,即維護國歌的尊嚴,並對奏唱、播放及使用國歌,進行合情合理的明確規範,清晰告訴市民,什麼行為及情況下才會抵觸法律,以免誤墮法網。我相信,理性的市民都會認同國歌法應早日制訂及落實。

在國歌法的本地立法過程中,預期很大機會遇到反對派的拉布和拖延。我呼籲建制派團結一致,支持特區政府的相關立法工作,展示我們履行憲制責任﹑維護國歌、重視國家及民族尊嚴的決心。■立法會議員李慧琼

註:標題及小題為編者所加


<星島日報>

梁愛詩:立會可設追溯期檢控噓國歌

(星島日報報道)全國人大常委會早前通過將《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但港足上星期友賽巴林時,仍有球迷噓國歌及作出不文手勢。《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昨表示,雖然本地刑法一般不設追溯期,但若然有人大規模作出一些後果嚴重、情況不受控制的行為,立法會有權在提交草案後設追溯期,訂明《國歌法》在立法前何時開始生效。

梁愛詩表示,設追溯期不代表所有不尊重國歌的行為都會被追溯,若事件不嚴重,對社會沒有太大影響,相信政府會等立法後才制裁。她又提到,以往有刑法設立追溯期的例子,以免有人在法例生效前犯法。但她表示,認同特首林鄭月娥指本地立法時應不會設有追溯力,而現時情況亦未到不受控制的地步。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表示,《國歌法》本地立法過程當中,一定會吸納市民意見,立法會亦會有公聽會,所有市民都有權去表達訴求,強調是公開透明、完全開放,無必要執着於「諮詢」的字眼。

楊鳴章:不唱國歌違反常態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昨日出席活動時表示,作為國民,唱國歌是很自然的事,相信不會有港人否認自己是中國人,若有人堅持不唱,「根本是違反社會常態」。楊鳴章又提到,回歸後已有不少天主教學校教唱國歌,升旗禮時學生會起立,但並非強制性,認為如果強制去做,反而令很多人有不同聲音及反應。


<AM730>

國歌法立法 若涉嚴重性 梁愛詩:有權設追溯期

香港足球隊日前對巴林的球賽中,再有球迷噓國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圖)說,雖然《國歌法》仍未進行本地立法,但若有人在立法前作出大規模侮辱國家的行為,立法會有權在政府提交立法草案後,為相關條例設追溯期。

梁愛詩昨出席活動後表示,雖然本港一般刑法並無追溯力,但過往亦有例子,她認為是否為《國歌法》設追溯力,應視乎事件的嚴重性及相關行為是否影響社會,「如果影響唔大,會等立法之後先制裁。」她又說,無必要就《國歌法》以白紙草案諮詢工作。

曾任保安局長的行會成員葉劉淑議認為,普通法下一般罪行很少有追溯力,而且檢控舉證亦不容易。法律界議員郭榮鏗亦說,刑事法例不能有追溯力,即使立法會通過不合憲的法例,亦會受到司法覆核挑戰,他希望曾任律政司長的梁愛詩不要製造無謂恐慌。


<頭條日報>

「博」擊會——港足有心人「撐場」
「博」擊會-周博賢

早前香港對巴林的友賽,焦點再次落在有球迷再度噓國歌。其實旺角場門外有人擺街站,宣傳一個由民間發起的研究計劃,統計香港市民對足球場地的需求與實際場地數目的落差,希望向政府呈交報告,着政府正視場地不足的問題和以政策回應。

這些人,是一個名叫「撐場」組織的朋友。他們早在政府去年第一次計劃清拆傑志球場時已經成立,我近來也成了他們十分邊陲的一員,亦有份到城規會申述,反對政府計劃把傑志場邊一幅休憩用地,改為用以興建一棟單棟房屋(擔心這是再次清拆傑志場的前奏)。

幸好,城規會決定在未有清晰計劃重置傑志場前,拒絕政府的改劃建議。

「撐場」是次的研究,極須市民在人力物力上的支持,有興趣的,可到他們的面書了解了解(https://www.facebook.com/supportHKfootball/)。

唱片監製、填詞人、球迷
周博賢


<晴報>

梁愛詩:《國歌法》有權設追溯期
再有人噓國歌

特區政府將展開《國歌法》本地立法工作,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昨表示,雖現時國歌法仍未進行本地立法,但若民眾再作出侮辱國歌行為,立法會有權在立法階段加設追溯期,列明《國歌法》在何時生效。

全國人大常委早前通過把全國法律《國歌法》,納入到香港《基本法》附件三。日前港足和巴林友賽賽事上,再有球迷噓國歌;梁愛詩昨回應指,不希望有人利用這空檔期進行侮辱國家行為,認為若有人在立法前進行大規模侮辱國家行為,相信立法會有權在立法階段加設追溯期。

視事件嚴重性 有否影響社會
梁指,香港一般刑法並無追溯力,但過往曾有設追溯力的本港法律,認為是否為法例設立追溯力,應視乎事件的嚴重性及相關行為是否影響社會,若情況不算嚴重,政府不會這樣做。她強調,自己並非建議立法會加設追溯權,只是指出對方有權這樣做。她又認為,沒必要就《國歌法》進行白紙草案諮詢工作。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昨指,作為國民,唱國歌是自然的事,毋須把事情看得太過緊張,認為若堅持不唱,「根本是違反社會常態」。他又指,回歸後已有不少天主教學校教學生唱國歌,升旗禮時學生亦會起立,但並非強制性,認為如果「強迫」做,可能會有反效果。

記者:本報記者
編輯:梁偉澄
美術:招潤洪


<東方日報>

迪亞高波牛愛閱讀

不少喜歡足球的男生小時候被母親逼要專注學業、放棄踢波;長大後又要從女朋友、足球之間選擇,世間一切好像不能與足球共存。然而,效力和富大埔的射手迪亞高(Dhiego)自幼選擇了足球,卻從沒放棄另一興趣閱讀,實行在綠茵場上打拚之外,繼續在書中尋「寶」。

迪亞高生於巴西坎普莫朗,7歲那年被球探相中,由踢五人足球展開其足球生涯,隨後進身職業足球,征戰巴西國內低組別聯賽。迪亞高坦言小時候家裏並不富有,沒錢供他到私立學校讀書,幸他能以足球員身份取得獎學金,完成中學課程。深明「知識改變命運」的迪亞高,畢業後亦未停止從書中吸取知識,漸漸更成為他的興趣:「我明白掌握知識,便可改變生活,不一定是過更富有的生活,但書中知識可助你走少點冤枉路、活得更容易。」

睇兩性關係書與太太溝通
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2011年迪亞高飛越「萬里路」來地球的另一端——來到香港「上山」投效南華,今季轉會到和富大埔,但即使身處他鄉,這「波牛」一直沒放棄閱讀:「我知道大多數球員都比較好動,但我一有時間便會坐下來『刨書』。帶來香港的書不多,但都是與健康、運動有關的書籍,有時更會讀一些教我如何減壓的書,始終做足球員壓力很大。」這位「愛妻號」迪亞高還透露,為了與太太Layza溝通得更好,笑稱自己就如戀愛中的女生一樣,會讀一些兩性關係書籍呢!

迪亞高的社交網內盡是滿滿的家庭照,熟悉他的人都知迪亞高非常疼錫家人,是球圈中的好男人。為令家人生活得更舒適,2015年他就帶同太太Layza及囡囡Isabela由巴庫來港定居,今年他們更迎來另一小生命囝囝Joaquim︰「家中有兩個小孩真的很累人,晚上很多時候要起床餵BB,連看書的時間也沒有,但能見證他們成長絕對值得!」

盼囡囡專注學業
說起兩個心肝寶貝,迪亞高亦難掩為父的喜悅。問到會否希望子女繼承其衣鉢,迪亞高認真思索一會道:「囝囝只有6個月大,最近我們發現他特別喜歡玩球類玩具,將來應該會喜歡踢波。我當然希望他繼承我衣鉢,成為職業足球員,但要比我踢得更好,希望他能為巴西大球會披甲!」但這位慈父對兩歲囡囡的人生卻另有期望:「囡囡最好不要成為運動員、球員,我希望她專注學業,讀書一定要比我好,這是我對她的期望!」

文︰胡恩晴

圖︰何彥霆

本周賽程
11月14日(二)
亞洲盃外圍賽最後一圈B組
香港 Vs 黎巴嫩
香港大球場 晚上8時
$200、$40(特惠票)

11月17日(五)
中銀人壽香港超級聯賽
東方龍獅 Vs 冠忠南區
旺角大球場 晚上8時
$80、$30(特惠票)

11月18日(六)
中銀人壽香港超級聯賽
R&F富力 Vs 理文
廣州燕子崗體育場 下午2時30分
$50(港元)

11月19日(日)
中銀人壽香港超級聯賽
夢想FC Vs 標準流浪
青衣運動場 下午2時30分
$60、$20(特惠票)

陽光元朗 Vs 傑志
元朗大球場 下午5時30分
$60、$20(特惠票)


上網學英語廣東話未掂

當人到了一定年紀,就不自覺地「停止學習」,但現年29歲的迪亞高仍好學不倦,母語為葡萄牙語的他,離鄉後自學英文,訪問期間對答如流,被讚英文說得好更表現謙虛:「也不是說得很好,我還需要更多練習!在巴西時不用說英文,在學校也只有一、兩小時英文課。2011年來港時,我答應自己要學好英文,因為不是每個地方都能以葡文與人溝通,於是我逼自己上網自學,堅持用英文與其他球員溝通,現在算是『流利』,但還有進步空間。不過廣東話太難了,需要更多時間學。」


吳偉安:夢想在越秀山退役

2017年3月6日,吳偉安通過個人社交平台正式宣布退役,他所效力過的球會紛紛轉發並寄予祝福,也包括他效力過兩個賽季的廣州富力。

吳偉安的退役曾經引發了很多球迷的唏噓,畢竟在80後一代廣東球員的個人發展中,他和楊智兩位「北漂」是經歷最豐富也是成就最高的,從中乙打到中超,拿過冠軍,打過亞冠,代表國家隊打過A級比賽,這些都足以讓他的名字銘刻在廣東足球史上。

吳偉安在2012年加盟廣州富力是抱着一種落葉歸根的心態,他希望能完成兒時在越秀山退役的夢想。2012年3月10日,廣州富力隊史上第一場中超比賽對陣北京國安,替補出場的吳偉安打入鎖定勝局的一球,這是他為富力在中超聯賽中打入的第一球也是唯一的一球,那個賽季他為富力在各項賽事中出場了22次,然後到了2013賽季他卻只為富力出場了1次,2014賽季租借去了中甲廣東日之泉,2015賽季轉會中甲深圳FC隊,直到2017年退役,他職業生涯的最後5年全部奉獻給了廣東足球,也算是令人欣慰。

「回家」做青訓梯隊教練
吳偉安退役後,球會曾經想過要為他在越秀山進行退役儀式,畢竟這是他的個人意願,也是很多球迷的期望,然而最終因為種種原因未能成事,但很快他便以另一種方式「回家」:簽約成為富力青訓梯隊教練。

2017年8月,吳偉安成為港超R&F富力隊的助教兼球員,我們依然有機會在綠茵場上再次看見他標誌性的大力界外球和精準的罰球,現在再回想吳偉安那則關於退役的表白,顯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在自己黃金時期選擇退役,雖有點小遺憾,但回想職業生涯十多年中,踢過中超、中甲、中乙、亞冠和國家隊,進球如麻。也已經知足了,非常期待接下來新的挑戰!」

專欄輪住嚟
R&F富力


藤井健太推崇快樂訓練

前日本5人足球國家隊隊長藤井健太,獲自由人足球會邀請訪港,上周六起出席一連兩日的「OzzoMars五人足球推廣節」活動,除跟前香港5人足球代表隊隊長蘇來強同場較量外,亦為一些受惠於本地社福機構的精神康復者提供共融訓練,讓他們接觸足球運動。

獲「自由人」邀請交流心得
「自由人」創辦人之一的蘇來強希望透過活動,讓一眾本身已接受「自由人」足球訓練的精神康復者感受外國足球文化︰「希望可讓學員感受不同國家的比賽水平,始終香港與外國於足球訓練及水準方面均不同,所以想他們藉今次機會學習!」

現年41歲的藤井健太,在高中年代曾是前日本國家隊門將楢崎正剛的隊友,20歲開始接觸5人足球的他,協助過其校隊奪全日本5人足球賽冠軍,隨後入選日本5人足球國家隊並成為隊長,2011年退役後持續推動5人足球發展。

一眾學員在藤井健太及兩位隨行教練帶領下,進行了一些有助手腳協調但具遊戲元素的訓練,藤井健太表示,培養足球興趣比實際技術更重要,因此會在訓練內容上增添趣味︰「技術固然重要,但每位球員所着重的技能都取決於他們踢法,大家有着不同的風格,所以對足球的興趣和熱誠才是最重要。」


足籃古樹導賞活動多元化

粉嶺香港哥爾夫球會除支持中學校際越野賽外,亦全力協助多項長跑活動,如今年2月與香港超級馬拉松協會合辦的「2017香港哥爾夫球會超級馬拉松慈善賽」,其中由香港超級馬拉松協會組織的香港精神隊,更挑戰「十人廿四小時跑步」的世界紀錄;將於12月初舉行的第三屆亞洲中學生越野跑錦標賽,就獲得來自11個亞洲國家及地區的跑手參加。

球會亦不時與團體及學校合辦多項體育活動,與眾同樂。於2016年2月就於場內增設「多用途運動場」,接受各社區團體預約申請,供足球、街上曲棍球和籃球等運動項目作練習及比賽之用。去年9月及10月,球會就在多用途體育球場上,為來自香港及廣東省多間球會的1500多名青少年球員,舉辦清河國慶節盃,推動青少年體育發展。

此外,粉嶺球場內有接近100種不同的樹木品種,當中有些更已被登記在香港政府的古樹名木冊,球會對這些樹木極為重視,特聘園藝專家作保育外,更於球場範圍內規劃出樹木步行徑,舉辦教育導賞團,包括本地學校的學童在內,各界團體都可參加既定日程的步行徑活動,學習並了解更多關於香港的大自然環境。


梁愛詩:國歌法草案可加入追溯期

【本報訊】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將內地《國歌法》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後,再有球迷於港足比賽噓國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表示,《國歌法》不應該有追溯力,但如果在本地立法前,出現大規模侮辱國歌行為影響社會,立法會有權在《國歌法》草案加入追溯期。

視乎嚴重性增追溯力
港府預料明年初就《國歌法》進行本地立法工作,外界關注《國歌法》應否設立追溯期,梁愛詩昨出席活動後指,雖然香港一般刑法並無追溯力,但過往有例子列明立法前何時生效,目的是不希望有人在草案提交至通過期間,作出違法行動;至於是否要增設追溯力,梁則指要視乎事件的嚴重性及相關行為是否影響社會。

被問及球迷噓國歌是否屬於嚴重行為,梁愛詩認為,現時情況仍屬可以控制的範圍內,呼籲市民以看待《國旗法》的方式看待《國歌法》。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出席另一活動指,作為國民唱國歌是自然的事,又相信不會有港人否認自己是中國人,他認為,若有人堅持不唱國歌,反而是違反社會常態。

議員:噓國歌如侮辱自己
另外,有團體昨於旺角舉行街頭論壇討論《國歌法》,香港自治運動成員劉有恒聲稱,球迷噓國歌的行為「值得尊敬」,並指「欣賞他們的做法」,立法會議員陸頌雄批評有關言論「不成熟、無知」,強調噓國歌不僅侮辱國歌,同時亦等同侮辱自己,他再次呼籲政府加強公眾教育,讓市民學懂尊重國歌。


仗義執言:國歌豈可惡意戲謔

早前有兩名中國遊客在德國國會大樓前擺拍納粹敬禮,當場被警方逮捕並須繳付五百歐元保釋金才暫被釋放。二人可能是抱着戲謔的態度去調侃而覺得好玩,根本不會想到這種行為帶來的嚴重後果。

但世界上有一些東西是不能被戲謔的,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禁忌」,對於德國人民而言,納粹造成的傷害是永久的傷痛。在這國度,擺拍納粹敬禮,既會傷害德國人的情感,亦會觸犯法例。

中國也有自己的傷痛,日本侵華對中華民族造成的傷害永遠不能磨滅。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誕生於一九三五年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維護國歌尊嚴是對為國捐軀的烈士致以崇高敬意,侮辱國歌尊嚴則褻瀆為國犧牲的先烈的英魂,也勢必傷害中國人民的情感。

在國歌法未完成本地立法的空窗期,本港一再發生噓國歌事件,一些反對派人士也極力抹黑國歌立法,他們「質疑」若聆聽國歌時肅立而翻白眼是否違法、唱國歌時走音是否不尊重、咬字不正確會否被定罪、手可否放錯位置等等,這些惡意戲謔,實質只為混淆視聽,以圖恐嚇市民。

我們常說做人要有底線,這種對底線的堅守也需要敬畏之心。敬畏先烈,敬畏國歌,敬畏法律,這都是做人的底線。國歌代表國家的尊嚴和精神,身為中國一分子的香港市民理應尊重國歌。期望港府能開展本地立法程序,確保國歌法能在港確切執行。港府亦要加強對國歌與《國歌法》的教育宣傳工作,加強市民的民族和國家歸屬感。

立法會議員 葛珮帆


國歌法可設追溯 治亂世須用重典

治亂世,用重典。針對國歌法本地立法是否設立追溯期,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的態度有了微妙變化,從月前認為沒有迫切性,到昨日強調立法會有權設立追溯期,反映建制派甚至中央認識到,不設追溯期,不足以阻嚇反中亂港勢力利用所謂立法「空窗期」,做盡「噓國歌」等挑戰國家主權的瘋狂舉動。

考慮為國歌法設立追溯期,未必是中央的初衷,而是無奈之舉。從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到完成本地立法程序,約有一年的空窗期,全國人大有關人士早前講明,是否設立追溯期由香港方面決定,而港府及不少建制派基本上認同不設追溯期,但同時勸告有心人士不要利用空窗期搞事。然而,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日前港隊與巴林隊友賽期間,再次發生「噓國歌」事件,而作為事件的最大受害者,已兩度被國際足協罰款的香港足總,勢必面對更嚴重的懲罰,最壞結果是港隊不得不閉門作賽。有些人以「反中」為名,行「害港」之實,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地搞事,是可忍,孰不可忍!

事實上,香港有些人逢中必反,為反而反,這是其本性決定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反對派必然發動一切力量阻撓國歌法的本地立法,也必然利用一切機會發洩對國家及民族的不滿。可以看到,噓國歌行為並非臨時起意,而是有組織、有計劃、有部署,背後有一隻看不見的黑手在操控,政治企圖昭然若揭,而類似噓國歌的言行勢必陸續有來,在這種情況下,如果當局繼續拘泥於刑法一般不設追溯期的傳統,何異於助紂為虐,何異於為港獨背書。

非常時期,須有非常手段,任何法律的設立都是因時制宜,因地制宜。就以被稱為樓市「辣招」的印花稅為例,港府於二○一二年提交草案,一四年才獲立法會正式通過,但由於擔心有人利用兩年的空窗期謀取利益,故有關法例由港府公布之時就生效。還有,本港立法會宣誓風波迫使全國人大主動釋法,導致六名反對派議員失去議席。顯而易見,立法也好,釋法也好,追溯期都有先例可尋,有些人反對國歌立法,更強烈反對設立追溯期,如果不是出於無知,就是別有用心。

退一步說,即使不設追溯期,也不代表當局對噓國歌之舉無能為力。香港自詡法治之區,港英時代留下大量法律,包括公安條例,正如有法律界人士指出,當局完全可以引用有關條例檢控噓國歌者,端視當局是否有法必依,執法必嚴。

「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前訪港時諄諄告誡,這並非說說而已。從中央為香港普選設定八三一框架,到全國人大主動釋法;從部分香港人噓國歌行為觸發國歌立法,到中央宣示對港全面管治權,中央近年在對港政策上改弦更張,連出重拳,反對派不斷挑戰國家主權的底線,最終勢必自取其辱。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255

主題

1528

主題

4367

積分

註冊用戶

Rank: 1

積分
4367
發表於 2017-11-13 07:10:12 | 顯示全部樓層
二零一七年(民國一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 香港國歌立法新聞
回覆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7

主題

139

主題

648

積分

註冊用戶

Rank: 1

積分
648
發表於 2017-11-13 12:37:13 | 顯示全部樓層
支持黎巴嫩打底港足
回覆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75

主題

1634

主題

4328

積分

註冊用戶

Rank: 1

積分
4328
發表於 2017-11-13 22:21:0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主題最後由 JohnLo 於 2017-11-15 19:44 編輯

<體路>

前日本五人足球代表隊隊長:香港有發展空間

http://sportsroad.hk/archives/177796

黎巴嫩擬收起主力 香港有望破中東魔咒

http://sportsroad.hk/archives/177824


<UPower>

「黃金世代」際遇各不同

3年前,一批1998年、99年出生的香港青年球員歷史性在亞少盃外圍賽出線,他們被視為具潛質在未來接班、獲得「黃金世代」稱號。如今,「黃金世代」成員謝家榮、鄭展龍已成為大港腳,也有成員如顏卓彬、何誠淵選擇出外升學,而當年站穩右後衛正選位置的蕭柏霖,今季就選擇「落」港甲磨練一季,將來尋求機會再戰超聯。

2014年亞少盃決賽周,蕭柏霖在U16港足3場分組賽都正選上陣,由球會青年軍「畢業」後,上季獲港超隊元朗錄用,但今季他就選擇了港甲球隊南華。「上季出場機會比較少,我想累積多些比賽經驗,所以選擇落港甲踢1年,磨練過後再尋機會重返超聯。」蕭柏霖表示,去季在元朗偶爾有出場機會,但要取經驗還是今季踢港甲較理想:「比賽一定多,而且我選擇來踢是要在身體對抗、比賽經驗方面有得著,始終我還年輕,各方面未夠成熟。」

蕭柏霖今季為南華上陣7場、入3球,而且入球都是來自聯賽榜前半段的隊伍,以其能力論已足以在甲組比賽站穩一席位,但他表示甲組只是過程而非終點。「有機會,仍會想向上繼續發展。」目前仍在求學的他,自言年紀尚輕,還有時間去試,未到要心急抉擇的時候。

同輩的謝家榮、鄭展龍未夠20歲已成為大港腳,蕭柏霖就與另一「黃金世代」成員李晉樂加盟南華、走上跟昔日隊友截然不同的路,他說同輩戰友的成功,對「黃金世代」成員也是鼓勵:「一班舊隊友私下有聯繫,彼此關注大家的進度,現在他們成為大港腳,對仍在奮鬥的我們而言也是鼓勵,大家都希望將來能追上他們。」


<香港01>

非本土的黃洋

近年港足的政治爭議屢見不鮮,由中港矛盾、入籍兵到噓國歌,若再說體育不涉及政治可謂罔顧現實。以國援身份入籍、為香港代表隊比賽達6年的中場黃洋,見證港隊的高高低低,由兩年前的一票難求到現在不只入場球迷減少,甚至原本紅衫的球迷打氣區混入不少雜衫警察和港聞記者,現場氣氛自然大減。

雖然體育與政治脫不了鈎,但黃洋談到周二對黎巴嫩的亞洲盃外圍賽時亦呼籲:「我希望大家將焦點集中回球賽上。」不只因為近期多方影響了港隊比賽,亦因此仗對港足發展十分重要:「今仗除了是近年的大戰外,亦是香港隊未來兩三年最重要的主場比賽,始終大賽周期已過,世界盃和亞洲盃的外圍賽又完結,已經沒有什麼大型比賽。如果香港無法晉級亞洲盃決賽周,接下來便只得友賽,所以今場對黎巴嫩除了要保住出線希望,亦要令球迷未來有原因去關注香港隊賽事。」

特別是作客馬來西亞未能全取3分,港隊出線本已十分渺茫,全隊回港時都士氣低落,「看到朝鮮作客黎巴嫩全失三分,上天好像再給予一次機會我們,希望可以把握到吧」。只見近日港隊於戰術訓練的安排都是些進取和壓迫踢法,教練金判坤雖然未有對球員說出必取三分,但其表達方法都令球員感到今場波不可有任何閃失。
大戰前氣氛本應濃烈,惟只要香港隊有比賽,總會有聲音指「入籍兵太多、沒有本土球員」,對於努力融入香港社會的黃洋又怎樣看這些批評?

「首先我覺得這句話不是批評,我真的不是本土球員。」即使拿着特區護照,又在香港上大學、學懂廣東話,黃洋亦承認自己的而且確不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惟對方外界對阿Kim的選人批評,卻有點意見。「我自己都很無奈,如果你身處香港隊,又或是踢港超聯的話,你便知道這班決選球員是香港聯賽中最好的,但就因為他們是入籍兵身份,而引起這麼多爭議。」

但今天的局面,卻是時勢造成,現在多了入籍球員全因過去完善的體院青訓制度被終止。「如果過了20、30年再回想,我覺得現在會是香港足球很特別的時期,不似林嘉緯、盧均宜、陳偉豪及李志豪,以前有體院完善訓練出有實力的球員,入籍球員不算太多,到了現在年輕球員不足,又剛剛好近來香港聯賽發展理想,才會有這麼多外援球員留下來,入籍代表港隊。」人生中的7年留在同一個地方已很難,更何況是球員生涯的7年都留在同一處地方。「兩個特殊情況下,沒有年輕球員又有外援留下來踢波,令香港隊本土味減少,我只可以說是很自然發生的事。」

足球大環境便是汰弱留強,教練選了對的人,其他事便在球場上作評價,黃洋的想法亦一樣:「我真的不是土生土長的球員,但我很希望其他人會當我是本土球員,這就是我的心態,我不會不高興。」知道自己不是,但希望獲得別人認同,全因黃洋走着的正是和其他國援不同的路,由中超隊上海申花轉到理工大學足球隊,最初只是因讀書而來到香港:「一直以來我都不認為我是國援,初初我不是因踢波來香港,都是很正常地當大學生,畢業出來找工作至進入足球隊。進入傑志前都踢過很多石地、業餘聯賽及大專盃等比賽,對比其他國援,我自己應該是比較本土。」

阿Kim在賽前呼籲不要將政治帶入球場,不要讓球員孤單,港隊亦有下令要球員訪問盡量避談國歌,黃洋訪問時反而主動提起此事,他說對此事沒有立場,即使有後果,亦是大家所得的後果:「如果最後是很差的結果,到最後主場比賽不可以有觀眾,球員只好和球迷一起承擔後果,都是互相影響。」

如果最後,所謂的「非本土球員」卻要承受所謂的「本土球迷」製造出來的後果,又是否公平呢?
回覆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